1. 首页
  2. 财经

居民消费与贷款增速背离:透支背后的共债与杠杆风险

监管对于信用卡分期等业务提出了窗口指导,要求账单分期、现金分期两项业务保持在一定比例上,不得快速发展现金分期等类现金贷业务。

在消费增速下降的情况下,信用贷款增速反而逆势狂奔。这些信用类产品包括:银行的信用卡、互联网机构的信用类产品、消费金融类贷款、现金贷等产品。

“我的做法是信用卡‘套现’,”近日一位深圳的原国企员工张林表示,他在深圳还没有买房,原公司的薪酬、福利从2013年以来被大幅削减,从原来的1万多减到4000块钱左右。“实在撑不下去了”,正在找新工作的他被迫走上了信用卡套现的路子。

居民消费与贷款增速背离:透支背后的共债与杠杆风险1

他向记者讲了信用卡套现的“套路”:之前的套路是很多人在一台POS机上刷卡,这很容易被银行查出来。现在有一些支付公司会出售个人可以随身携带的蓝牙刷卡器,用信用卡刷卡后,刷卡机可以随机选择商户端,“这种‘套现’不会被银行查出来,也可以‘养卡’,最高可以刷出来4万-5万的现金”。

实际上,即使在一线城市的深圳,不经意间,一些小区的街角处、报刊亭、楼梯间仍可见到“自助刷卡机”、信用卡代偿的广告。

根据Wind统计,2008年以来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、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增速,二者呈现大致一致的走势。但是自2017年初开始,这一数据开始背离:消费增速一路下行,至2018年5月降低最低值8.5%;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却开始异常增长,从2017年初的约20%增速反弹至当年四季度的40%左右。直到2018年以来,短期消费贷款增速逐渐下降,至今年9月末增速降至28%,但背离趋势仍在持续。

与之伴生的是,银行的信用卡、互联网机构的信用类产品、消费金融类贷款、现金贷等异常增长。房贷上升导致局民杠杆率快速上升,对消费形成挤出效应。金融机构的贷款“共债”、不良贷款等风险开始出现。

这一情况仍在延续,居民消费增速下降,但信用消费依然旺盛。前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仅9.3%,但上半年信用卡应偿余额6.26万亿元,自2017年到今年上半年,这一数据保持30%以上的增速。

背离的因果

“如果不是没办法,谁会走这条路。一旦被查出来,我的征信记录就毁了。”张林说,现在的信用贷款利率太高了,有这种套现方法,两万以内的金额可以随时到账,费率比较低,约为0.6%-0.8%。而且,“比信用消费贷成本低,并且没有贷款记录”。

“去年买房之后,我倒是经常借‘微粒贷’,”近日人在北京、刚刚买房的李文表示,“利率蛮高的,但是确实挺方便用的。省了找朋友借的人情,虽然付出比较高的成本。”

但是,“跟人借钱,钱好还,人情不好还”,他紧接着补充了一句,要是利率再低点就好了。

今年5月以来,代表消费指标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,增速降低到了双位数10%以下,但信用消费增速仍在狂奔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5年以来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开始在10%以上附近徘徊,2017年以来消费增速开始一路下降。2018年1-9月份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74299亿元,同比增长9.3%,增速从5月底的8.5%缓慢回升。前三季度,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约1.43万元,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8.5%;扣除价格因素,实际增长6.3%。

根据央行《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》统计,期间,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增速一度下滑至2016年末的20%左右,创下历史新低。但是自2017年1月开始,这一数据直线反弹,到2017年10月、11月,增速均超过40%。2018年一季度以来,随着现金贷整治陆续开展,居民短期消费增速开始下降。到2018年9月,居民短期消费贷款余额8.24万亿元,同比增速下降至28%。

“如果你非要问我为什么‘消费降级’的情况下,信用卡的分期贷款规模在上升”,一位华南地区资深信用卡人士表示,那就是东西更贵了,“这不仅包括房贷、房租,甚至是去理一次发,价格都比过去高了不少”。他所在的信用卡中心过去两年来以每年千万的速度发卡。

他曾经对这些客户做过“画像”:经常使用信用卡“最低还款额”业务的人群,大部分是80后、90后的年轻人,但再向深层次的客户画像就无法再进行下去了。“这说明经常透支、使用信用卡分期的人群是普遍的,而没有表现出明显的行业、地区等其他指标差异,而且这部分人群在今年以来增长很快。如果要统计一年内最低还款两次以上的人群,结果数据量太大难以继续,只能改为最低还款4-5次以上。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佚名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ongzhuangchang.cn/a/caijing/3324.html

发表评论